這盆梔子花的土壤裡,包覆著以前小狗的骨灰。
另一盆樹蘭中,是同時間陪伴我的小狗,比較晚來,卻比較早走。

而不得不老實承認,在黑狗來到我家時,
我早已開始打算著,他將來要放哪裡的問題。

這麼一想我是哪裡怪怪的?

但我只是單純地期待,他能陪我、而我也能陪他到最後。

目前的情況來看,這自然是妄想。

mazu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