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苦艾_全腦並用.jpg

看完《慈悲》的前言想到之前看過的〈論抗爭的愛與慈悲〉

目前的工作有點治療屬性,環境則是工業都市的縮影。感覺是戰場中的包裹寧靜外衣的糖果。

面對不熟悉的爆發情緒與思考邏輯,一度陷入漩渦在憤怒中浮沉,
有同事說不要陷進去,我卻覺得旁觀是不對的。

以為寧靜了卻又感到不平,不斷重複。
我認為不正義不公平不可以這樣;憤怒給我力量,卻也傷害彼此。

「忿怒的唯一用處是他帶來的能量,但是,我們也能從其他來源得到能量,不必傷害自己與他人。」(P12)

mazu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