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以為茶具就該是薔薇、東方紋飾、園藝、青果,流連特賣會場
久,帶回家的竟是素雅到也許連生活工場也會供應類似圖紋的茶具。

  明明就有許多手繪的茶具優雅如畫,感覺就是下午茶的必備道具,
無須帶上才從庭園剪下還沾著露珠的花束彷彿就有一股花香。另外還
有些茶具繪滿水果類的輕盈與愉悅,看起來就很引人食慾。

  到最後,偏偏對於雪白斜紋中佇立的罌粟壓克力貼紋傾心。

  購入自用的茶具,挑選的時候總會想像著許多情景。想著從櫃子裡
拿出來放入茶葉注入熱水的畫面中,茶具的存在會不會很突兀?每次
拿出來時看到它是不是都能很愉快?在每一種生活情境中是否都能融
入其中?而每一次我是否都能像選回家時一樣,持續喜歡著這模樣?
最終一幅早晨捧起早餐杯的情景驅使下,還是帶了這一點紅回家。

  其他的茶具真的很美、或是更美,所以才如此猶豫,哎,可是於我
來說實在沒辦法很舒適地使用他們。既沒有囤積生活雜貨的習性也沒
有本錢,也許很難學得購入多種茶具收進櫥櫃珍藏的樂趣吧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zuri 的頭像
mazuri

§ 原。本如此 §

mazu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