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在胃中擠壓的燒肉提醒自己還不能睡,包包裡沒有可以正大光明
啃一夜的書,書架上沒有可以一閱置之耗時間的書,電腦中沒有我
的「我的最愛」、沒有「姐姐的硬碟」,鍵盤的「ㄥ」總是要按兩
次才會出現。

什麼也不能做,其實可以是什麼也不想做。

什麼也不想做,只想跟陽光一起,迷迭香陪著喝下注入熱紅茶的冰
牛奶,滲入125G奶油的烤土司,善用難以入口的乾燥百里香煮滾義
大利麵,拌在蒜片辣椒、檸檬汁以及新鮮的同胞裡。

在什麼也不必想的日子裡,只要專心一意的作一件事,與那樣的生
活。

什麼都要想的日子裡,還是可以專心一意的作一件事,然後分心作
其他的很多的瑣碎的事。

隨時打開行事曆,上午下午晚上的時間分割了;現在的過去的朋友
分割了;今天去誰家明天又是誰也分割了。不停地快樂地割裂著,
然後有人告訴我,愛情還要割傷自己才夠。從禮盒拆下來的架子上
,別著小飯杓的雙月曆註明生理期;精心選色選景的桌面月曆,則
是開啟電腦的大概備忘錄。從腦袋裡拆下來的,只要看到就能裝回
去,有多麼方便。

拆不下的,注定隨時隨地反芻著。

想著一些想做卻又不敢做的事,想著為什麼不敢做的理由,想著如
何去做如何說服自己說服別人,想著如何不要再想,於是達成30小
時不闔眼的成果。

然後在這個習慣反芻的夜,卻什麼也不能做,而發覺其實可以什麼
也不想做的瞬間,忽然想讚美那時候決定什麼都不做,看著迷迭香
、邊細語「謝謝你」邊折、然後就立刻放進任何食材中的自己。不
經意想起就會微笑,因為我可以選擇這種自在,只是我選擇了現在
的這種,那麼,我想現在也將是未來微笑的原因,如果我自在於這
個選擇的話。

另外,現在體會到不只「ㄥ」要兩次,幾乎所有的鍵都要...順便
撞到左手肘,可以說是錐心之痛嗎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zuri 的頭像
mazuri

§ 原。本如此 §

mazu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